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产品分类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佛山市禅城区福宁路君宁大厦
电话:136-8497-6007
调查取证

当前位置:佛山私家调查 > 调查取证 >

证据调查取证的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0-11-10

证据调查和证据收集

内容摘要:

民事诉讼中的法院调查取证制度经历了几项立法改革,从1982年民事诉讼(审判)建立的综合权力调查取证制度到1991年建立的有限权力调查取证制度。民事诉讼法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进一步完善和限制了法院的调查和取证工作。可以看出,我国民事诉讼的调查取证权力制度正在不断削弱法院调查取证的权力,增强了当事方调查取证的权力。发展方向。一些学者甚至认为,法院调查和收集证据的权利应被完全废除。但是,随着近年来市场经济的发展,民事纠纷变得越来越复杂。由于过分强调当事方的调查和收集证据,并且由于缺乏相应的保护机制来保护当事方的调查和收集证据的权利,一些当事方不得不承担败诉的后果,因为他们无法提供证据。这损害了当事方的合法权益,降低了法院的公信力和权威,并且投诉和请愿现象继续增加。基于对这些问题的反思,笔者认为,现阶段法院调查取证制度具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不应过度削弱甚至废除它。相反,它应该根据我国的国情重新定位法院调查和证据收集系统,并合理地理解法院调查。取证权的合理性在于完善相关法律制度,并合理分配法院针对实际操作中出现的问题进行调查和取证的权利。

全文共有9,100个字。

主要创新观点:

基于当前保留理论和取消理论的两种不同观点和学说,作者对法院调查和证据收集的力量提出了一些想法,并认为在现阶段,我国的法院调查和证据征收制度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废除法院调查和收集证据的权力不符合我国的实际国情。在实践中借助相关案件,证明了法院调查取证制度的合理性。通过分析现行法院调查取证制度存在的问题,将法院调查取证制度置于诉讼方式转变的社会背景下,以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两个概念的平衡为切入点。 ,建议改善我国法院的证据调查和收集。关于党派调查取证制度的体系构想。

以下文字:

一、关于法院调查和收集证据的权利的理论争端

从我国法院侦查取证制度的立法演变可以看出,随着民事审判方式的改革,当事方侦查取证的权利得到了加强,法院的取证权得到了加强。调查和收集证据一直受到限制。在从基于权威的诉讼模式到基于当事人的诉讼模式的转变的背景下,民事诉讼理论界对法院调查和收集证据的权利是否存在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在这一争议中,一些学者主张继续保留法院的调查和收集证据的权利,而另一些学者则主张取消法院的调查和收集证据的权利。作者认为,我们同意这一保留,并且鉴于法院调查和证据收集系统的合理性,我们应继续保留法院调查和收集证据的权利。但是,保留并不意味着法院调查和收集证据的权利被过分强调,而是在保留的基础上做出必要的限制。

([一)取消发言

拥护废除死刑理论的学者认为,法院的调查取证制度存在缺陷,目前民事诉讼取证制度的改革是要不断强化党性原则,赋予当事人足够的调查取证能力。 。然后法院的核实证据权应予撤销。法官应效仿英美国家,成为独立的中立人,不参与调查和取证。正如一些学者所说:“如果法官参加调查并收集证据,一方面,法官就无法收集对双方都有利的证据。它必须对一方有利,而对另一方不利。这很容易使当事各方认为法官有偏见,对审判有利。另一方面,从审判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法官必须倾向于自己收集的证据,并将当事各方提供的证据放在第二位。”

(二)保留

有保留意见的学者认为,法院调查和收集证据的权力应保留在合理范围内,完全模仿普通法国家,而取消法院的核查权不适合我国当前的国情和我国缺乏普通法国家的完善党的证据收集程序保障制度,可以看出,普通法国家也在积极改革,在一定程度上赋予了法官收集证据的权力。田平安教授认为,在审查诉讼法律制度的历史时,有两种提供证据的方式。一种是当事方的收款,另一种是当事方和法官的收款。第二种方法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当事人主要提供证据收集,法官收集证据作为补充。二是法官全面客观地调查取证。关于维护法院调查和收集证据的权力,他认为民事诉讼的目的决定了人民法院在必要时应对证据做些事情;民事司法权的实质决定了法院在民事诉讼中的证据也应过于分离;法院的适当核实完全符合我国目前的国情;外国的先例并不缺乏法院在一定限度内收集证据的做法。这两种提供证据的方法中哪一种适合我国的实际国情?我们不能基于对某个想法的钦佩而盲目选择。相反,我们应该仔细研究我国当前的国情,并由我们的民事诉讼法院下达调查和取证的权力。在整个社会转型时期的背景下,进行深入分析,理清当前制度运行中存在的问题,并进行合理的理论探索和制度选择。完全模仿普通法国家和改革我国的证据收集制度与我国的国情不符,并且与其他现有的诉讼制度相抵触。关于这两种理论,作者同意保留学者的观点。作者认为,法院的调查和收集证据的权利由于其风险和问题而不能被完全拒绝或拒绝。相反,应考虑到其存在的现实性和合理性来适当使用它。如果使用得当,它不会变形,但会充分发挥法院的作用并收到良好的社会影响。在使用它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掌握力量锻炼的“程度”。必须遵守规则,必须接受程序上的约束,并且必须始终警惕滥用这种权力,并且必须在一定范围,时间,案例和社会需要中考虑和使用它。当前,实施完整的诉讼证据系统尚无现实的土壤,保留法院调查取证的权利仍然是必要且合理的。

返回列表

上一篇:证据调查方法

下一篇:证据调查取证

地址:佛山市禅城区福宁路君宁大厦电话:136-8497-6007微信:136-8497-6007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20 版权所有佛山私家调查